中国的流行文化 Pop Culture in China

Chinese Ind Study-1g380yk  (Start Slideshow with Audio)

中国是一个很传统的国家,政府对很多行业都有严格的制度规定

可是西方流行文化每一天都逐渐地影响中国流行文化。

最近几个月在网上很流行两个节目:《中国有嘻哈》、《这就是街舞》。

《中国有嘻哈》是一个说唱 歌手的比赛,全国各地的人来参加这个节目,希望大家喜欢他们的歌。

中文的嘻哈比英文的嘻哈更难懂,因为在中文歌里,你听不到声调,不知道他们在唱什么。

在这些节目里,歌手们都有着八、九十年代街头时尚

比如说,他们都戴墨镜、棒球帽、金项链,穿五颜六色的宽大的衣服,等等。

去年,《中国有嘻哈》刚刚流行起来,就突然被封杀了。

因为政府觉得节目的一些内容不适合青少年, 禁止歌手在电视上露出纹身、说脏话、唱包含性或者毒品的歌词

嘻哈音乐被封杀以后,网络上开始流行街舞的节目。

街舞最开始是在纽约发展起来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传到了东亚

节目里的人觉得街舞是一个新的表达自己的办法。

中国政府更喜欢街舞,因为它比嘻哈音乐更符合中国人的价值观

中国人还不能完全接受美国的街头文化,可是他们更能理解从韩国传来的流行文化。

美国的#MeToo 运动和中国的性骚扰运动的关系 How does #Metoo affect China?

从2017年开始,一场反性骚运动在中国发起了。这场动的原因是国的#metoo 运动影响了中国女性的想。美国的反性骚扰运动给了女信心,因为以她们以自己没有自和平的权在大学学习和工作的女性受到了性骚扰,可是她们想告诉别人,因为骚扰让她们怕,而且觉得不安

美国的反性骚扰运动在网上得到了很多的关有一个国女孩儿,叫罗茜茜,受到了鼓励她很勇敢地下来发生在十年前的故事。这件事以后,很多女性也了出来,在网上发表了差不多的故事!

虽然她们做了正确的事情,可是中国的政府不喜欢她们在网上传播这些故事,所以删除了很多内容,因为他们不想要中国的名誉受到影响。久而之,更多的女性会到性骚扰,可是政府阻止她们公开是不可能的。

https://youtu.be/LviktlP4Qcg

中国的网络审查- Internet Censorship in China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是中国的网络发展初期,中国政府从那时就开始对网上的信息进行审查。中宣部,也叫国务院新闻办(CPD),是中国管理新闻和信息传播的中央机构。专家估计,中宣部派出有三到五万的“网警”、和两百万的“网络内容分析师”对所有的博客和聊天室进行审查。他们的工作和“防火长城”一起被称作“金盾工程”,目的是想在中国建立一个“和谐”社会。但是,这个“防火长城”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呢?很多人认为美国的科技公司,比如雅虎和谷歌,帮助中国政府提供了网络审查的技术。

北京奥运会前后,中国放松了审查,可是奥运会一结束,中国就恢复了严格的审查,特别是“零八宪章”发表的时候,刘晓波和一些革命者想改革政治,可是中国政府的官员当然不喜欢,所以对网上相关的帖子审查得更严格了。剑桥大学出版社曾经抗议过,中国的政府不准有关“文革”和“八九学运”内容的读物在大陆出版,这严重限制了中国学者的学术自由。

中国的网络审查对中国网民有很大的影响。中国现代的审查包括在网上对群体行动的煽动,色情内容的发表还有对审查制度本身的批评。中国是个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已经开始质疑政府的规则和法律。正在审查的东西包括对政府来说很敏感的事件,可是,这里面不包括直接批评地方政府的内容,只包括对人民群众游行示威活动的煽动性帖子,因为政府不想让一九八九年天安门的“六四事件”和二零一四年香港的雨伞事件再发生。

众所周知的Facebook是什么时候在中国被禁的呢?二零零九年,在中国新疆发生了乌鲁木齐暴乱,当时很多参与暴乱的人用Facebook交流,还发布了很多对中国政府的阴谋论,由于这个原因,Facebook被封杀了。可是中国人的网络交流依然正常进行,因为在中国,他们使用别的替代品,比如说:微博、微信,或者QQ。这几种网络交流平台非常流行,在中国人人都用它们来聊天或者关注朋友。现在微信在中国的用处比Facebook在美国的用处多得多,是个很好的替代品。用微信,不但可以跟朋友联系,而且可以订外卖或者租出租车和单车。如果你在中国大街上问陌生人“Facebook是什么?”有些年轻人会知道,他们是了解美国文化,常常使用VPN“翻墙”的人,但是也许会有人不知道,他们是遵守社会纪律的人,不知道VPN是什么,也不在乎“墙外”有什么。

谷歌和YouTube两个网站也是二零零九年被中国政府封杀的。同样地,中国有几个替代它们的网站:百度,土豆和优酷。二零一二年,土豆和优酷结合了,变成了优酷土豆视频网站。二零一五年,阿里巴巴公司收购了优酷土豆。同时,还有爱奇艺、腾讯视频等网站也开始在网民中很受欢迎,虽然大部分网民都选择优酷土豆看视频,可是由于中国的网络产业竞争越来越激烈,这个曾经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公司在二零一四年,利润减少了八亿人民币,发展的速度慢了下来。

中国网民到二零一六年为止有7.3亿,大概占中国人口的百分之五十。虽然中国现在有这么多网民,可是百分比并没有很多发达国家那么高,比如说美国和英国。到二零一六年为止,美国网民虽只超过3 亿人,但占美国人口的百分之七十五。同时,英国网民只有六千万用户,但占英国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二。所以,从百分比上看,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潜力巨大,现在还在发展的公司有可能在今后的十几年内突飞猛进。因此,现在很多国际公司也开始寻找发展的机会,比如说美国的Facebook,它的首席执行官Mark Zuckerberg并没有因为失去中国大陆市场而灰心。他们已经在上海买了办公空间,可是如果想正式进入中国市场,还得取得中国政府的同意。一位公司的发言人说:“(我们)正在投入时间以不同的方式增加对中国的了解和学习。”这显示了Facebook真的想重新进入中国,因为他们会得到世界上最多的网络用户。虽然Facebook还没有得到政府的同意,但是已经有些它的子公司在中国建立了,比如说Oculus。如果政府允许Facebook进入中国,会有很多来自政府的审查或者宣传。所以它一定要解决一个问题:是给人们网络的言论自由,还是跟中国方面妥协而得到更大的用户基础。谷歌觉得给人们自由更重要,结果是他们只能离开中国市场。如果Facebook进入中国的话,情况会变很多,他们为中国网民提供的服务会跟美国本土的Facebook有很多区别。

哈佛大学的加里·金教授说:“对于中央政府而言,能够看到网上对地方官员的批评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为中央政府可以借此对地方政府进行监督,对地方领导人的表现进行评估,他们可以根据这些批评来替换一些地方领导人。”政府的目的不是为了让大家不敢在网上评论,而是为了让国家、社会保持稳定,所以网络审查对政府有很多益处。可是,对于人民来说,网络审查有很多坏处,它不但限制了人们的言论自由,还强制人们用中国版的软件,阻止很多国际公司进入中国,破坏了网络市场的自由规则。希望中国以后会跟很多国际科技公司一起配合,慢慢地放松限制,只有这样才能把中国变成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

 

 

 

 

 

 

 

参考文献:

Chandran, Nyshka. (2017, August 15). China claims it’s probing social media Apps for cybersecurity — That may not be the real reason. CNBC.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nbc.com/2017/08/15/politics-underline-china-probe-of-tencent-baidu-sina.html

陈怡. (2013, October 19). 哈佛大学研究解读中国网络审查制度. 美国之音. Retrieved from https://www.voachinese.com/a/censorship-in-china-20131018/1772806.html

Feng, Emily. (2017, November 14). China ranks worst in world for internet freedom. Financial Time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ft.com/content/4110a3e8-c915-11e7-ab18-7a9fb7d6163e

Goldkorn, Jeremy. (2017, August 17). Facebook tries to go to China, again. SupChina. Retrieved from https://www.supchina.com/2017/08/11/facebook-tries-go-china-chinas-latest-top-news/

King, Gary. (2017). Reverse engineering Chinese government information controls [PowerPoint Slides]. Retrieved from https://gking.harvard.edu/files/gking/files/50c-stpete.pdf

Kuo, Kaiser. (2017, September 7). Facebook Friends Shanghai, and Awaits a Reply. SupChina. Retrieved from https://www.supchina.com/2017/09/07/facebook-friends-shanghai-awaits-reply-chinas-latest-business-technology-news/

孟宝勒. (2017, August 4). 中国试验“一键断网”,“猫鼠游戏”难度升级. 纽约时报中文版. Retrieved from 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170804/china-internet-censorship/

孟宝勒. (2017, September 7). 知情人士称Facebook欲在上海设立办公室. 纽约时报中文版. Retrieved from 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170907/facebook-china-shanghai-office/

Niewenhuis, Lucas. (2017, August 17). Will Chinese internet companies beat Amazon and Facebook? SupChina. Retrieved from www.supchina.com/2017/08/17/will-chinese-internet-companies-beat-amazon-facebook-chinas-latest-business-technology-news/

The Art of Concealment. (2013, April 6). The Economist. Retrieved from https://www.economist.com/news/special-report/21574631-chinese-screening-online-material-abroad-becoming-ever-more-sophisticated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2017, June 5). Wired. Retrieved from https://www.wired.com/1997/06/china-3/

 

共享经济 Sharing Economy in China

现在,中国和美国都有共享经济。人们喜欢共享商品或者服务因为又便宜又方便。在中国,一个很大的共享公司就是一个叫摩拜(mó bài, MoBike)的共享单车公司。在中国,哪儿都能见到摩拜单车。它们是橘黄色的单车,用WeChat扫一下二维码付钱就可以订车了。

还有几个像Uber一样的公司,很像出租车,但是比出租车便宜一点,你可以自己在手机上订车,也可以跟陌生人一起坐。这样的共享公司只可以在大城市里为消费者省钱。要不然,你看,在Durham坐Uber去机场一次要30多块美金,跟坐出租车差不多。太贵了!如果在纽约的话,会便宜很多,因为人们需要公共交通,而且大家想去的地方都不远。

还有人想建一个共享雨伞的公司。这就很奇怪,因为一般的人都买得起一把雨伞。租雨伞省不了多少钱,因为雨伞已经挺便宜了。共享雨伞公司还会面临的问题是:人们会偷雨伞。

你看,共享东西必须得贵一点,方便一点。如果这两个方面一个都没有,那个公司就会倒闭。我认为在中国,市场会越来越大,共享经济还是会有前景的。

网络世界666 China in the Internet World

我们这一代,有很多人擅长用电脑,因为我们在现代社会,每天必须得用电脑,否则我们会丢掉很多机会。比如说,很多公司在它们的网站上发布招聘信息,再说如果公司想雇人工作,还常常去LinkedIn上查看人们的工作经验。

除了工作方面,人们还常常用电脑透过Facetime, Skype, Houseparty 跟朋友练习。有的落伍的“老头”会说:“为什么不可以去他们家面对面聊?” 对于这些人,我想再问他们一个问题: “如果他们搬到国外住呢?你会坐飞机跟他聊会儿天儿吗?” 我之前说到有几个软件可以在荧幕上看见朋友的脸。,所以差不多可以跟他们面对面聊天儿。还有,可以交新朋友,把陌生人变成朋友。如果你比较喜欢跟人面对面说话,还可以上Facebook 找各种各样的社交活动,跟网上的人约线下见面。

网络的最后一个好处是对学生很有用。如果老师们让学生们写一个报告,网上的资料非常丰富,什么内容都找得到,但是如果没有那么多时间找好资料,还可以付钱让别人写好你的报告。

不用电脑没不会有不良的影响,可是用电脑的益处就多得多。我认为三年以内每个家庭都必需有最少一台电脑。

可是,用电脑的时候,得谨慎一点。要不然会下载病毒(bìng dú, virus)。看到任何下载的按键 都可以造成电脑瘫痪。可别怕,用一会儿电脑或者去老年电脑中心上一节课以后就可以很快认识哪个网站上会有病毒。